妄妄妄凉

有洁癖,各种意义上的。

我没弃文(;д;)
真的!!信我!(;д;)

中秋见(;д;)

QAQ结果我还是没能在开学前更完QAQ
质量也差得一批QAQ

私人医生

*cp   白鹊
*现代pa
*现代文豪白×私人医生鹊
*ooc有
  
  
3.
  
  
  
  
  扁鹊并不觉得这是个好的主意,但外面的暴雨明明白白地告诉扁鹊,回家是不可能的了。
  
  扁鹊思考了两秒得出了这个结论,但他不是行动派,并没有想到就做的积极性。李白靠在墙上,看着那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医生呆立了两三秒,又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,似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  
  这个好似叹气的动作让李白觉得,他下一秒就会砸门出去。
  
  李白完全不觉得他会留下来,但李白已经想好了一个让他不得不留的理由。在想好了这些的李白,才发出邀请,这时李白才开始仔细琢磨那半张白白净净的脸。
  
  其实李白并没看清楚扁鹊的整张脸,因为扁鹊的围巾基本是没变化的,虽然本人觉得拉开围巾透气已经是一个大动作了,但对于旁观者的李白来说,这简直没变化好吗,要不是亲眼看见他把围巾拉开了李白还不信呢。
  
  扁鹊也不是个爱出门的人。因为长时间和化学成分打交道,又缺少足够阳光照耀,肤色比旁人白了一度,甚至更似苍白。也是因为这苍白,扁鹊的眉眼很深刻,墨绿的眸子好似一口古井,看似波澜不惊,实则一片冰霜死寂,若是一直盯着这眸子,淡淡的寒意会顺着你的指尖一直到大脑。
  
  可李白并不这么想,他总觉得那层冰霜下面,是另一番景色。
  
  这时,扁鹊突然动了动,淡声道:“打扰了。”随后脱下围巾,自顾自地挂在一边的衣架上了。
   
  李白惊奇地挑了挑眉,“没想到医生您这么不拘小节?”
  
  扁鹊面无表情地抬起眼与他对视:“难道不是您先邀请?”
  
  李白虽是靠笔头吃饭,但那张脸也到是好看。特别是那双淡淡的桃花眼,眼角微微上扬,浅色的瞳孔让扁鹊想到暖春的桃枝。说到热爱工作昼夜颠倒的大文豪,正常人的第一反应该是黯淡的眼神,耷拉着的眼角下挂着一片青黑。但李白的眼睛出乎意料的好看,那眼眸好似泡在美酒里,酝酿了多年,多看一眼便叫人醉在其中。
  
  扁鹊不得不承认,李白的眼睛真的很好看。
  
  李白刚想开口说什么,一个轰鸣声吞没了所有声音。
  
  轰鸣之后一片是寂静,一个奇怪的声音打破了这个沉默。
  
  “我饿了。”
  
  扁鹊:“……”我知道。
  
  李白又道:“医生会做饭么?”
  
  扁鹊:“……会”会也不做给你吃。
  
  李白哈哈一声,转过身给向扁鹊指了个方向,自己却走向反方向扑在沙发上,毫不客气道:“那么拜托医生做顿早……不是,晚餐吧?”
  
  扁鹊压下想拿这个自恋狂来试药的念头,咬牙切齿道:“李先生有手有脚,怕不是连粥都不会煲?”嘴上虽这么说着,其实已经走进厨房开始翻冰箱了。
  
  外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电视机突然被打开,电视节目里夸张的笑声在整个屋子里传荡回响。他似乎换了个台,吵闹的笑声变成冷清的女声。扁鹊仔细分辨了一下内容,竟是李白的小说《静夜思》将被改成爱情电视剧,其主演还是当今小鲜肉,被强行加进去的女主角,听说是和李白有一面之缘的妲己。
  
  
  
  冰箱满满当当,特别是啤酒,一瓶一瓶的排放着。
  
  
  
  就算是扁鹊这种不关心文学圈的都知道,《静夜思》讲的是一个出国留学的学子,对家乡的思念,那强加进去的女主,在原作里只能算一个知心好友。
 
  
  
  那些啤酒旁的空隙才是放食物的地方,那些食物像是被强行塞进去的。
  
  
  
  花里胡哨的片头曲前,一个大大的“原作:李白”。
  
  
  多么讽刺啊。
 
  
  外边的人静静地看完预告,转了台,这才听见他说:“是啊,我不会煲粥,今后可还要多麻烦医生了。”
  
  扁鹊没有对那件事进行评价,是个人都会觉得难受,但扁鹊只是他是医生,没有权利发表意见,他装作无事道:“我可不是您的保姆,一日三餐还请李先生另请人了。”扁鹊决定先煲莲藕汤。
  
  李白笑道:“医生你说什么呢。今后你可是要照顾李某的生活啊。难道我请的不是这种吗?小文姬可是说您最合适了……”
  
  最后一句不知是自言自语,还是故意说给他听的。
  
  原本还微微连在一起的莲藕,在这句话音落之后完完全全被剁变成两半了。
  
  ……蔡文姬!!
  
  李白转过头低低地笑着,他似乎在一开始见到这个医生时就很想笑,一看见他就想笑,不是朋友之间打趣的笑,也不是陌生人之间礼貌的笑,而是一种,看到他懊恼就会觉得可爱,可爱到想笑的那种笑。
  
  这种感觉,用上一见钟情也不是不行。
  
  李白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,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,只当是自己太久没有见过活人了。
  
  但是李白没想到这个扁鹊医生这么不经逗啊,才调戏两下这就记仇了,他似乎在他那碗汤里闻到了中药的味道。
  
  “医生,你给我加了什么呀。”李白搅了搅那碗绿色的东西,舀上几块莲藕,这才分辨出是莲藕汤。但是一股不喝就知道很难喝的味道传出来,李白觉得他的舌根酸了酸。
  
  扁鹊没有抬头,他一边盛饭一边道:“反正不会害你。你这幅身体,要慢慢调养,作息虽说重要,但还要从外部开始补。今后你还要喝比这味道更重的药,还不如现在就开始习惯。”
  
  扁鹊的适应能力很强,他已经开始尝试当起一个称职的私人医生。
  
  李白看着那碗“汤”,胃里一阵收缩。
  
  扁鹊继续道:“还有,忌口食物,酒和油炸食品。哦对了,还有泡面。”
  
  “酒……都不能喝?”
  
  “为什么你会觉得能喝。”
  
  听到不能喝酒这个警告李白瞬间像焉了一样。
  
  这顿晚饭在一个奇怪的气氛中完成。
  
  扁鹊问道:“你平时什么时候休息?”
  
  李白趴在桌子上,闷闷道:“……早上八点。”
  
  “那好,明天早上六点睡。”
  
  李白:“???”难道不是现在就逼我去睡吗。
  
  扁鹊:“现在,你爱干嘛就干嘛去了。我睡哪?”
  
  李白随手朝楼上指了一个方向,又问道:“医生,你真名不是扁鹊吧。”
  
  被点名的男人一愣,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  
  “那请问,医生贵姓?”
  
  扁鹊站起来撇他一眼,下意识拉围巾却发现脖颈前空无一物,轻渴两声,道:“免贵,姓秦。秦缓。”
  
  李白依旧趴在桌子上,这时却翻起身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道:“礼尚往来嘛。医生可以称我太白,我唤医生……阿缓,如何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

我来晚了QAQ
很抱歉!!!
这几天一直在旅游QAQ没时间写,现在好不容易歇一会才能码QAQ挺短的,但是能证明我没死!qaq

私人医生

* cp  白鹊
* 现代pa
* 现代文豪白×私人医生鹊
* ooc有

2.
  
  
  
 




 
  
  

  
  听那声音,意外地年轻呢,那个所谓的大文豪。
  
  扁鹊一边轻轻地擦着眼镜片一边想着。他有些轻微近视,虽然庄周说过那点度数配不配都没关系,但依旧拗不过那个工作强迫症,只好帮扁鹊配了一副,至于好不好用,扁鹊也是今天第一次戴。那是一副金丝框眼镜,扁鹊没多大感觉,只当是比较大罢了。进了医院带上医用口罩也是扁鹊的习惯,熟悉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,之前的闷气消了许多。
  
  穿戴完毕,转身走向资料室找那人的资料。扁鹊在来医院的路上时,蔡文姬才打来电话说,这么着急叫他来是因为那文豪的朋友亲口点名要扁鹊来,然而刚刚那个大文豪只不过是在这坐了一会,竟然直接睡着了。
  
  “那朋友只好把他拖回家,并且向你道个歉。以上,意思就是,你得亲自跑他家一趟。”
  
  扁鹊翻了个白眼,心里淡淡道就这样把我给卖了?人家点名你就给?
  
  “去他家干什么?”
  
  “当然是去治病啊。”
  
  “治什么病?”
  
  “我也不清楚呀,你得去资料室找找看”
  
  “……”嘁。
  
  那我为什么要去他家?他来医院不行吗?我又不是他的私人医生?!这么大牌吗!
  
  如果蔡文姬还在听电话,那么她肯定会吐槽这是个巨大的flag。
  
  然而日机万里的蔡院长已经掐掉了电话。
  
  扁鹊第一次因为对方先挂电话感到烦躁。起床气的后劲又上来了。
  
  他闷闷地走进了资料室,抓着薄薄的两张纸出来了。扁鹊瞟了眼名字,便将它夹在讲义夹里,随手扔在办公桌上就去查看病人的情况了。
  
  李白。
  
  啊,是李白啊,是那个被长安市冷血政府狄仁杰称赞过有独特浪漫情怀的大文豪,只不过这句话出自那毫无感情的人实在不可信,还好后来又添了一句“人品的话还是不要期待了,简直和作品成反比”才确定他的确是真的狄仁杰。
  
  “哟!扁鹊医生换眼镜了呀。”爽朗的声音在病恹恹的呻吟里格格不入,扁鹊回过神来。
  
  “啊,是花木兰警官。又受伤了?”扁鹊对扶着花木兰的兰陵王微微点头意示打招呼。
  
  花木兰那双杏眼一眨一眨的,闻言哈哈笑起来起来,要不是兰陵王立即捂住她的嘴,扁鹊就要怕有病人投诉了。花木兰扒开兰陵王的手,嘻嘻道:“扁鹊医生你这是什么话,好像姐天天来医院一样。”
  
  花木兰搭上了扁鹊的肩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。
  
  兰陵王对此见怪不怪,这醋在刚交往的时候也吃了个遍,现在已经是免疫了。
  
  花木兰和扁鹊差不多高,从她的视角看过去扁鹊的镜片微微逆光,幽绿的眸子如一潭死水,医用口罩更是遮住了他所有面部表情,但是这白净的脸让人根本严肃不起来,这让花木兰想到一个奇怪的东西——
  
  性感禁欲医生在线哔哔哔——。
  
  花木兰:???什么玩意,我为什么会想到这种东西。
  
  扁鹊目光微闪,问道:“花木兰警官,你知道李白吗。”
  
  花木兰歪着头想了想,道:“小白啊,知道啊。他可是现代大文豪。但是这个人邋邋遢遢的,不好好睡觉不好好吃饭,落下了一身的毛病,说起来他的好友好像帮他找了一个私人医生管管他,好像是从今天开始吧。”
  
  扁鹊嘴角微抽。
  
  这个私人医生大概是我了。
  
  还真的是去当私人医生啊?!
  
  扁鹊黑着脸告别了花木兰,阴沉地走回办公室,一路上不少小护士被吓到了,深知这扁鹊医生的性子孤僻,虽然好看得紧,但还是小命重要。扁鹊紧紧盯着桌上那讲义夹,似乎要把它盯出个洞。
  
  扁鹊其实并不反感当私人医生,毕竟当私人医生就代表着不用来医院,一心一意地照顾一个病人就好,还能照样领工资。但是扁鹊希望这个李白是个听话的,他可不喜欢不积极治疗的病人。
  
  蔡文姬没说什么时候去,总之是今天去打个招呼就好
 
  那么下班了再做说。
  
  结果下午突然有个紧急手术,主刀手临时有事不在,助手们都是新人,像个无头苍蝇似的,扁鹊只好去顶一顶。
  
  扁鹊医生是全能,这点全医院都知道。小助手们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,比平时更谨慎小心了十二分,生怕打扰到扁鹊医生。
  
  做完这个手术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。
  
  李白家挺远,按照正常到他家是八点半左右。嘛,无所谓了,反正对于那家伙来说也是刚好快起床吃早餐吧。
  
  扁鹊脱下医用口罩,眼镜却是忘了摘,带着的围巾挡住了一半的脸,看起来和刚刚没什么两样。
  
  正属冬天,扁鹊围着围巾竟感到有些热。
  
  等等,那家伙到底有什么病啊。
  
  落下一身毛病是什么意思啊。
  
  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问。
  
  扁鹊胡思乱想了一路,到李白家门口时才是八点十二分。
  
  说快也不快,说慢也不慢,总之刚刚好。
  
  扁鹊拿出蔡文姬交给他的钥匙,打开了大门后才发现,院子的大门是开了,但是,家门口的钥匙呢?!
  
  扁鹊抿抿唇,整了整围巾,按下了门铃。
  
  门铃声清脆响亮,在白皑皑的院子里更显冷寂。
  
  门铃响了三声,没有人回应。
  
  一停下来就感到冷,从脚心开始蔓延,厚厚的皮靴挡得住风雪,却无法起到温暖作用。扁鹊不喜欢带手套,温暖会使人敏感度降低,他这双手可不能大意。这就是为什么小姑娘一靠近他就感到一阵寒,不止是性格上的冷,身周围的温度也总是因为自身体温低一度。
  
  扁鹊不擅长面对陌生人,但如果是病人他比谁都认真。
  
  扁鹊在熟人面前会不由自主地发小脾气,如果你发现这个冷僻的禁欲医生对你一副不理你的表情,那么恭喜你,你在扁鹊心里地位很高。
  
  以上都是庄周带来的情报。大概是突然插进来的一个小补充。
  
  扁鹊又按了一次。
  
  

  
  
  “叮——咚——”
  
  “叮——咚——”
  
  “……啊,谁啊……”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李白翻了个身,没有要起床的趋势。
  
  “叮——咚——”
  
  “叮咚……”
  
  那人似乎也不耐烦了,连续按了好几下,尖锐的机械声对于一个正在睡觉的人是多么煎熬,李白烦躁地坐起来,浅茶色的毛发蓬乱,还有几根微微翘起,简直可以算是鸟巢。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,李白没有开灯,摸着黑进卫生间洗了把脸。这期间的门铃声不停,冬天里更显寒冷的自来水使李白终于清醒起来。
  
  他拖拖拉拉地走到门前,凑近往猫眼看了一眼,夸张的视角中有一个被围巾捂起来的脑袋,干净的短发前有一撮白,那人带着金丝框的眼镜,看不清表情,但是看他手指的速度和力度就知道心情绝对好不到哪去。
  
  李白仔细想了一下这是谁,最终无果,但这门铃他可不想打电话叫人来修,离开了猫眼视线微微提高音量道:“来了来了别戳了。”
  
  门对面那人闻言也停下了,只是末了还是有两声门铃在李白耳边回响。
  
  李白慢吞吞地开了门,冬夜的寒风灌进来,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,他像吞下了冷冽的风刃,不禁低咳了几声,也不管那人是谁先把他拽了进来,关门,上锁,行云流水。
  
  屋子里开着暖气,黑洞洞的也没开灯。
  
  扁鹊往下扯了扯围巾,突然进入这样的暖屋子,一下子有些闷。
  
  李白还在咳嗽,偌大的房子里只听见空调的运作声和某人的咳嗽声。
  
  一段时间后终于停下来,李白重重地呼吸着,这才转过头去看那人模糊的轮廓。
  
  “你就是我的病人?”
  
  “你就是我的私人医生?”
  
  异口同声,未答已明。
  
  李白愣了一下,闻言竟噗嗤笑出来,他懒洋洋地道:“什么嘛,是扁鹊医生吧。还以为是我的狂热小粉丝呢。”
  
  扁鹊翻了个白眼,他之后的日子都得去治这个自恋狂吗。
  
  “李白先生,您有严重的胃病,呼吸管也有些明显黏糊。再加上您这昼夜颠倒不愿好好吃好好睡,生理机能在不断下降,您一工作起来更是费脑费精神,再这样下去您就会因自然疾病而……”扁鹊没有看那个仔细资料,以上都是经过刚刚的观察和猜测得出的。
  
  “停,我听不懂,说点简单的。”李白动身去找吊灯开关。
  
  “简单来说就是,您在不调整您的生活习惯,总有一天会猝死在书桌上。”扁鹊可不敢动,像李白这种邋遢的作者,指不定在他脚下就有一张什么什么大纲思路,这一脚若是下去,踩脏了坏了怎么办,他可不擅长文科。
  
  所以当李白打开了吊灯后,回头一看他那私人医生还傻傻地站着玄关处。
  
  结果就下起了雨。
  
  不算是突如其来的,一阵一阵的越来越大,最后已经到了打雷的程度。
  
  扁鹊低下头,果然,脚边有一张稿纸。
  
  李白挠着头走到扁鹊身前,抱着胸微倾斜靠在一边的墙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扁鹊,道:“医生您看,这雨可真大,要不,先委屈委屈您,在李某这小住一晚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

很努力地提升字数了QAQ,但是看了太太们的文还是觉得我的超短……

病情那些都是乱编的,别信我ww,学医的别在意细节哈w

剧情都是用来增进感情的,后期都是小日常ww

私人医生

* cp  白鹊
* 现代pa
* 现代文豪白×私人医生鹊
* ooc有

1.










  扁鹊不喜欢设闹钟,因为他睡觉被吵醒会有起床气,所以就造就了他那令人发指的生物钟。但这个生物钟单指起床,说白了就是——

  无论晚上工作到多少点,早上都是七点半正常起床,并且精神饱满。

  当然,看着他被遮住的半张苍白的脸,没有人会觉得他精神饱满。

  今天也有起床气的扁鹊医生在七点八分被电话吵醒了。

  电话铃声在响了两秒后被扁鹊给接通了

  记仇。

  扁鹊眯着眼这么想着,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啊呀呀,扁鹊医生,大早上地吵醒你真是不好意思啦……”

  “啊?”

  杀气腾腾的感觉可不好受,对面赶紧进入正题。

  “……!!今天比较特殊啦,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是医院的模范……但是今天请你务必再来快一点哦。对于某个大文豪现在应该是快睡觉的时间吧……”

  奶声奶气地说了一段,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自言自语。对面那个听起来像小屁孩的声音是蔡文姬,是王者医院的院长。别看人家小小个儿,蔡院长可是靠自己的医术和智慧一步一步走上那个位置,是难得一见的才女。

  “扁鹊医生?你有在听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扁鹊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两个字,但实际上已经起床洗漱了。

  “……不要这样啊扁鹊医生,秦医生?阿缓哥哥?……阿缓哥哥一点也不可爱QAQ”

  扁鹊对于这样的哀嚎已经见怪不怪了,但是听到被叫阿缓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在,轻轻皱了皱眉“不许叫我阿缓。”

  扁鹊敲开了鸡蛋,腥涩的蛋清沾上了他的指尖,他不在意地抹了抹,任由粘稠的液体舔舐着指腹“我会过去的。还有,你今天七点八分打来了电话。一共提前了二十二分钟。”

  对面的小人闻言颤了颤,似乎在等待恶魔的发话。

  毫不知情自己被称为恶魔的人沉思了一会,将荷包蛋轻轻盛出来后才道:“二十二除于五约等于四,看在你说特殊的份上,减一。三天的带薪假,就从明天开始。”

  对面的蔡文姬听到带薪假似乎松了口气,继而又无奈道:“呼……还以为又是什么试补药……那苦苦的中药我可不想喝了。放心吧,接下来还有一年的带薪假呢……”

  最后一句话扁鹊没听清,只听到了前面那句,扁鹊是有拿蔡文姬来试药,但都是补药。扁鹊看着蔡文姬的小个子就不爽,一下子做了五六种补药,一一让她喝,最后再看看这个小屁孩有没有长高。虽说是药三分毒,但还不至于到中毒的程度。只不过那小矮子怕不是体质特殊,喝了半年了还是那么矮,唯一变化的只有头发长了,扁鹊烦了便不再管她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扁鹊喝了口牛奶,唇边泛开一边白,伸出舌头舔了舔。

  “没什么啦,总之你来了就知道啦。拜拜!”

  虽然说了拜拜,但是对面没有掐掉电话的意思,扁鹊也静静等着,他已经习惯了让对面先关。但是等了许久也没见她掐掉,扁鹊正想出声提醒便又听到那稚嫩的声音“诶呀呀大文豪已经来了吗,我们家扁鹊医生可能还得等一会……您可以先看看他的资料……?”

  扁鹊不动声色地听着。

  “小蔡文姬你还是这么小啊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好了别闹了……那位扁鹊医生什么时候到?我还得回去睡觉呢。”

  一个陌生的男低音从手机传来,低低的笑声带着一些慵懒和无奈,语言虽然愉快轻松,但语气缺少……缺少什么扁鹊也说不出,但是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。此人应是昼夜颠倒,白天睡觉,晚上创作,一日三餐全看缘分,不醒就不吃,醒了吃点泡面喝点水,并且邋邋遢遢不爱干净。是个大文豪,耳朵上说不定还挂着一支笔。

       后来的扁鹊回忆起这段时觉得自己真是神预言,虽然李白一直觉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  “蔡文姬,你没挂电话。”

  扁鹊没有刻意提高音量,也不知道蔡文姬那边是不是开了免提,但是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意味不明的——

  “哦?”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

我真的……不会……弃坑……了……
尽量在开学前写完吧
  
  

一个置顶

★这儿是妄凉,大家都叫我阿凉,随意啦。

★圈子广泛

★★转载请注明作者

★★cp洁癖

★5%的写手+5%的画手+80%的沙雕和10%的学习(谁信你)

★之前的白鹊文……弃掉了……那个思路很怪,正在打算开新坑……

★主cp……无主cp,看心情产不同粮

★★★★★开学请假,长假更新(所以开的坑会尽量在假期里发完吧……)

★★★重度懒癌,年更

★最好别抱期望,是个废人

基本没了